深扒中国足协纪律处罚条文 处罚张力于法无据?  

8月4日,上海申花主帅吴金贵赛后指责亚泰球员张力对登巴巴使用了“种族歧视”一事,经中国足协纪委会断案,出现了剧情反转。8月10日,中国足协开出罚单,以“干扰比赛正常秩序,引起场面混乱,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为依据,对长春亚泰球员张力做出了停赛6场、罚款4.2万的处罚,当事一方登巴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登巴巴和张力发生冲突

张力签保密协议 亚泰对处罚未作回应

8月7日,上海申花和长春亚泰的当事双方球员,以及双方俱乐部官员赴北京参加中国足协纪委会的听证会。按照相关规定,当事双方均签定了保密协议,不对外发布听证会的内容。这意味着中国足协纪委会的断案过程,外界是无从知晓的。而中国足协开出罚单后,长春亚泰对于媒体有关听证会的内容并没有给予回应。

虽然亚泰方面不作回应,但“反转的剧情”还是引起外界对中国足协纪委会的质疑。按照中国足协纪委会罚单上所写,依据《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第五十五条、第四十九条的相关规定,对张力做出停赛6场和罚款4.2万元的处罚。

深扒足协纪律条文 张力触犯的是哪一条?

那么,“第五十五条”和“第四十九条”到底是怎么规定的? 查阅《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第五十五条”为干扰比赛,规定球员、俱乐部(队)官员或工作人员无论是否具备替补席资格,在体育场内出现干扰比赛行为的,将给与球员、官员或俱乐部(队)下列处罚:警告、通报批评、罚款、停赛和其他处罚。

“第四十九条”为从重处罚,规定被处罚对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从重处罚:重复违规违纪;情节恶劣、产生不良影响、造成严重后果的;对投诉人、证人、执法人员打击报复的;提供虚假情况,阻挠调查,贿赂执罚人员等的;被追究相应法律责任的;俱乐部实际控制人、工作人员、官员等在事件中负主要责任的;其他应从重处罚的情形。

事件回放:张力当时到底做了什么?登巴巴为何没被处理

复盘第16轮长春亚泰主场与上海申花一战进行到第77分钟,登巴巴对长春亚泰球员谭天澄一次危险动作的犯规,主裁判黄烨军吹停比赛,而在犯规地点附近的长春亚泰球员张力向主裁判沟通希望警告登巴巴这种危险动作。此举引发登巴巴不满,进而升级双方的言语和肢体冲突。

中国足协纪委会以“干扰比赛正常秩序,引起场面混乱,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处罚张力,而这场冲突的另一方登巴巴,并没有收到罚单。 对照足协纪律准则第五十四条对球员和他人的不当行为的规定中,”以向对手或他人打手势,吐口水等非道德方式侮辱和侵犯他人的,至少停赛或禁止进入替补席5场,并处罚款至少3.5万元。“有不少亚泰球迷提出质疑,登巴巴的锁喉动作是不是应该按照这个标准同等处理?

处罚焦点:采信了比赛监督的报告 主裁报告为何未被采信?

其次,在中国足协纪委会的罚单中,明确写道:“根据比赛监督报告、当事人听证说明及视频等”字样,注意,这里并没有提到主裁判。

按照《中国足协纪律准则》第九十一条“处罚依据”中规定的重要证据的界定范围:裁判员、助理裁判员、比赛监督和裁判监督的报告; 有关各方的陈述、声明、证言;有关文件;专家观点;录音录像资料等。其中,对比赛官员的报告进行了如下解释:如果不同的比赛官员的报告不一致且难以分辨,则对比赛场内发生的事件以裁判员报告为准,比赛场外发生的事件以比赛监督报告为准。

显然,登巴巴和张力的冲突属于场内范围,只是中国足协纪委会没有依据在场内执法主裁判黄烨军的比赛报告,而是依据了在场外观战的比赛监督的比赛报告。

处罚延展:吴金贵指责张力种族歧视是否“于法不合”?

而最让亚泰球迷无法释怀的,是中国足协纪委会既然将事件定性为张力“干扰比赛正常秩序,引起场面混乱,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不涉及“种族歧视”。那么,在当场比赛赛后新闻发布会上,上海申花主帅吴金贵不经多方核实单方面发表指责张力有“种族歧视”言语的行为,是否属于发表与本场比赛有关的不负责任评论,是否需要依据《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第七十五条“不负责任评论”给予处罚呢? “

第七十五条”对“不负责任评论”的解释是:自然人或组织通过新闻媒体发表与比赛相关的不负责任评论的方式,蓄意攻击比赛官员、其他球员、官员、俱乐部 (球队)、会员协会、赛区委员会及中国足球协会的,给予下列处罚——球员:至少停赛 1 场,或处至少 5000 元的罚款;官员及其他人员:至少禁止进入体育场 (馆)1 场,或处至少 8000 元的罚款;俱乐部(球队):通报批评、罚款或其他处罚;俱乐部(球队)负责人实施前款行为的,可追究俱乐部 (球队)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上海申花球员莫雷诺用“黑鬼”一词谩骂天津泰达球员阿迪涅,已触碰“种族歧视”红线,但中国足协纪委会却没有对莫雷诺做出与张力同样理由的处罚。 毕竟,如果足协在处罚细节上如果能够处理的更精细一些,也会让双方更加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