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老板谈挂钩中超:男足投入十几亿拿三千万投资女足没问题  

撰文/ 邹甜

第四届省港杯女子足球赛上周末在广东省人民体育场落下帷幕,以广东辉骏女足青年军为班底的广东女足最终以6:2击败中国香港队,取得省港杯女子足球赛四连冠。

去年,广东辉骏女足在移师梅州五华后,以女甲联赛头名完成冲超任务。日前,辉骏女足总经理龚永存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新赛季广东辉骏队的目标就是增强实力、立足保级。而对于近期中国足协出台的一系列利好女足的新政,龚永存表示,现在还不是为新政做准备的最佳时机,先做好自身,然后再想未来的发展。

广东女足

广东女足成功冲超 就应该让专业人做专业事

20世纪90年代,龚永存是湖北队的球员,与区楚良等人同龄。在出任辉骏女足老总之前,2015~2017年间,他一直是中甲武汉卓尔的老总。本届省港杯,对手是由业余女足组成的中国香港队,而广东队派出以辉骏女足替补球员为班底的阵容出战。龚永存说:“这支广东队里只有两三名队员是一队的主力,但他们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打出6:2,过程中我们看到年轻球员大胆拿球,能赢那么多,也是跟球队冲超有关,(球员)自信心上来了。”

2017年底,辉骏集团收购广东索卡女足,并将主场从珠海迁至梅州,成立梅州辉骏足球俱乐部。“老板(周辉权)是一个有足球情怀的企业家,他认为广东女足在中国足球的地位没有达到相应匹配的地位,广东足球是中国足球发展的先进地区,虽然有两三支中超队伍,但女足一直待在二级联赛,所以决定要支持女足。”在龚永存看来,虽然男足社会关注度大,但资金量需求也大,而相比之下,女足关注度虽然难比男足,但潜力不小。

辉骏在2018年初提出的冲超目标对于龚永存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因为这是他从事足球行业以来,第一次接手女足。“压力肯定是很大的,但首先是有集团的资金保证,我们按足球规律来,整体来说我是按中甲俱乐部的标准,管理团队的配置,有10个人的后勤团队配置,包括科研教练、医疗按摩等,力求提供给大家一个最好的训练竞赛环境。”龚永存说,冲超并没有太难,只要将各方的思路理顺,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今年浙江、山东的实力都不在我们之下,但是我们靠团结、集团的信任,俱乐部上下一起努力实现目标。”

这支辉骏女足,有不少竞争力十足的球员,经常入选国家队的谭茹殷是球队核心,谢绮文和陈巧珠目前入选了贾秀全带领的“正印”国家队,而高琦也是前国脚。“在这个团队中,核心球员的作用很大。但我们能冲超,胜在后防做好了;巴西队(男足)这些年没拿冠军,就是因为进攻不错,防守差点,攻防一定要追求平衡。”

女足迎来发展良机 立足当下,先争取输送更多国脚

2017年收购球队,2018年实现冲超目标,2019年的第一周,中国足协正式下发了新政的文件,规定2020年中超俱乐部必须要拥有一支女足队伍,辉骏女足遇上了环境相对较好的时候。对此,龚永存表示,“2019赛季我们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做,不管有没有新政,我们的目标先把球队做好,然后再想将来的发展。”

“中超俱乐部动辄十几个亿的投入,拿个三千万投入女足,对男足俱乐部来说并不是很大的问题,一直口头上喊要支持女足,现在要落实到行动中了,对女足这项运动的发展肯定有好处的。特别对姑娘们来说,可以改善待遇,以后的发展也会越来越好。”龚永存这样评价中国足协的新政,但他也透露,目前尚未有男足俱乐部谈“收购”,“明年才强制实行这个措施,广东地区有三家中超俱乐部,他们都必须建立女足球队。”对于中超俱乐部来说,建立女足队目前有两个途径,一是直接收购;而是组队从乙级开始打起,不少俱乐部有可能通过与大学合办组队。“在男足俱乐部反哺女足问题上,苏宁走在前面了,至于广东这三家职业俱乐部有怎样的思路,就看他们如何看待女足这个品牌了。”龚永存认为,2019年年底才是女足俱乐部的谋求合作与发展的最佳时间。

2019年将迎来女足世界杯的开幕,目前女超联赛的赛程仍未确定,有说法认为,联赛将在世界杯之后才开打,七月之前只进行全国锦标赛和足协杯。龚永存表示,“如果联赛在世界杯之后开打,对我们队来说也许是好事,因为我们刚上来女超,需要更长的准备期。”而辉骏女足新赛季的目标就是,“首先争取保级,在联赛站稳脚跟,然后是给队伍搭建一个老中青加外援的合理架构,让俱乐部具备和其他女超俱乐部抗衡的实力。”

龚永存希望,在辉骏女足进入女超之后,能为广东女足培养出更多国脚,“之前广东足协跟我们沟通,就是希望有更多广东女足球员进入国家队,但对于一支长期徘徊在女甲的球队来说是不可能做到,我们努力冲超,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

谭茹殷:新政迟到总比没到好

2017年带领广东女足U18队取得全运会女足亚军的少帅李晖去年成为了辉骏女足的主帅,首次执教职业队伍就成功带队实现冲超,但李晖依然很低调,他表示,球队在新赛季充满挑战,而足协的新政要以一颗平常心对待。

“去年我们球队虽然冲超,但女超跟女甲还是有差距的,我们队中场和边路是很有特点的,但‘头尾’还缺少高点,我们要通过引援来补强实力。”带队夺得省港杯之后,李晖表示,年轻球员通过杯赛能很好地适应正式比赛的节奏,“对手并不强,但我们脚底功夫不错,但主动失误还是有点多,他们还需要更多锻炼才能达到女超的水准。”

在谈到女足新政时,李晖表示,“对于女足从业人员来说肯定是好事,一来这对女足运动员的需求量更多了,但具体发展还要看新政的执行力。”外界普遍认为,广东女足有望被三支省内中超球队“争抢”,他却不以为然:“由于没有硬性指标,所以现在还不好说,是不是只要拉个业余队就能达到中国足协的要求?毕竟现在女超女甲总共只有16支队。”

谭茹殷是目前广东女足的标志性球员,她表示,女足靠自身发展可能确实会有些困难,女足关注度市场各方面都不那么理想,现在有男足“带”的话,未来有前景一定会蛮好,“这个新政说了好多年了,但迟到总比没到好,希望将来这个政策能带动女足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