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别纠结归化球员洋面孔 中国足球要有规划  

本周四,北京国安官宣侯永永和李可(延纳里斯)加盟。海报上,两人的国籍都已经被标注为中国。

至此,中国足协治下首批归化球员正式出炉。

围绕两人的讨论是热烈的,其热度并不亚于国足正式比赛的赛后评论区。

主要观点无非两类:旗帜鲜明地支持并期待更多的归化球员,这样国足冲击2022世界杯的希望将大增;另一种则觉得归化李可这种从外貌上看根本不像中国人的球员,有失节操。

我理解持第二种看法的朋友,他们在心理上期望借助归化球员能加大国足进军卡塔尔世界杯的概率,在情感上却又不太能接受一看就不像中国人的归化球员……但是,心情虽可理解,看法却难苟同。

只要走上归化这条路,那么被归化球员在外表上像不像中国人已不重要了,不过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重要的是,归化而来的球员,水平要有保证。

归化球员的做法,目前在世界范围已比较常见。

延纳里斯(李可)作为首批归化球员,已代表国安出战热身赛。

这既有利于迅速提高足球欠发达区域的国家队水平,又能在国家队成绩跨越性发展后反过来促进该区域足球市场的整体热度。想想华夏大地在1999年“铿锵玫瑰”绽放美利坚之后掀起的女足热,就可见一斑。

因此,在中国也不例外,只要你一切按照国际足联归化球员的相关规定来,在框架内归化,就无可指责。

但要明白的是,归化球员或许可以在特定时间点快速提高国家队成绩,却不能在根本上提高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

以进入本次亚洲杯决赛的两支球队为例。

卡塔尔在近二十年前就开始归化球员,但国家队水平直到本次亚洲杯才有了显著的提升——这并非因为他们这次归化了一批不错的球员,而是因为他们在青训上下了功夫,出了人才。

日本是更好的例子。他们归化的脚步比卡塔尔更早,但在归化球员的同时,他们在大方向上始终坚持着多年前定下的发展规划,以至于到了今天,日本以校园足球带动的青训、国内联赛的发展以及球员归化几方面都做得比较出色,才有了今天人才层出不穷的日本足球。

很容易注意到两个队崛起的共同点:时间。准确说是长时间坚持做对的事情,而这恰恰是中国足球一贯缺乏的。

输入法的关系,这几天很多球迷在讨论归化时会错打成“规划”。但是错有错着,中国足球一直以来就是倒在规划上面。我们不是缺规划,我们在每次兵败世预赛之后几乎都会出台一个五年、十年发展规划,我们的问题是不能像日本足球那样长时间地坚持对的规划。因此,对中国足球而言,另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跳出时间去制定和执行规划。

也只有制定正确的规划并长时间地坚持执行,中国足球才有未来。

眼下在框架内做归化,长远

在时间外制定并执行正确的规划,这可能是中国足球的唯一出路。

□赵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