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互换东家!恒大引领中超转会新模式 神操作只为避税?  

六亿体育网2月12日讯 随着雷纳迪尼奥即将租借加盟天海,如果天海送本土球员前往富力,冬窗转会又一笔球员互换的生意产生。从足协出台限制高价引援开始,球员互换便成为避税的高招,从恒大用老将刘健换来邓涵文开始,新操作模式在这一次的冬窗彻底成为主流。

调节费带来球员互换交易

自从调节费政策出台,租借和球员互换都被认为是“避税”的正确选择。而租借模式,在过去的几个转会窗口是屡见不鲜,天海(前身权健)签下莫德斯特,最开始的方式就是租借,虽然中国足协规定,租借费用不得低于球员此前一次的转会费,但莫德斯特首次加盟科隆时的转会费仅为500万欧,显然租借的方式没有“毛病”。

而当年泰达签下杨立瑜、李铮和黄闯,重庆签下廖均健、南松,上港签下韦世豪,国安揽下唐诗,均是租借的方式。不过随后这些球员转投新的球队,又开启了解约再签新俱乐部的模式。比如国安签下韦世豪,就是由韦世豪先与原俱乐部解约,再以自由身和国安签约,最终避开了调节费政策。

实际上,为了避税,球员交换的方式被各大俱乐部普遍认同,从逻辑上分析,一方面可以减少俱乐部过剩资源浪费,活跃转会市场,另一方面也可有效控制转会支出“合理避税”。不过球员交换的模式,在调节费政策出台后很少被“使用”,但恒大去年用刘健交换邓涵文的做法,在这一次的冬窗“生根发芽”。

互换模式,又是恒大率先开启

2018赛季开始之前,恒大连续签下3名年轻球员,包括了邓涵文、唐诗和杨立瑜,这其中邓涵文是当时的当红U-23球员,按照正常的转会操作,恒大想得到邓涵文需要付出一笔不小的转会费。但恒大签下邓涵文的过程中,老将刘健成为“添头”,让这笔交易最终达成的同时,也避免了调节费的产生。人和在邓涵文离队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收获了后防老将刘健的同时,还有一笔转会费入账,在这笔交易中并没有“损失”太多。

不过球员互换东家的操作,这一次的冬窗变得更为频繁。恒大连续官宣年轻球员入队,其中一半涉及到球员互换,从天海得到了刘奕鸣和张修维,恒大却付出了阿兰、张成林、廖力生、温姓小将4名球员,而且还要承担这4名球员的大部分薪资待遇。

此外,恒大苦追何超已经不是秘密,虽然亚泰不情愿与恒大“做生意”,然而在降级的情况下自知无法留人最终不得不“妥协”。不过送走了何超,亚泰虽然无法向恒大索取高额转会费,但这笔交易也有可能涉及到球员交换,根据长春媒体的消息,恒大很可能将亚泰旧将张文钊送回来,还将搭上郑龙。

富力在连续签下登贝莱和萨巴之后,乌索和去年刚刚续约的雷纳迪尼奥则成为“多余”的外援,乌索已经和巴甲球队签约,但雷鸟则有可能租借加盟天海。以目前天海的处境来看,为雷鸟支付租借费用,甚至承担雷鸟的薪资待遇显然不可能,不出意外只能用现有的本土顶尖球员作为这笔交易的交换条件。

申花则在追求2018赛季的中超银靴伊哈洛,但同样会涉及到球员互换,罗梅罗有可能被申花送到亚泰,此外申花再添一笔现金完成这次交易。

足协加强财务监管,靠球员交换避税

本土球员的转会费不能超过2000万人民币/笔,外援的转会费不能超过4500万人民币/笔,超过限额就需要向中国足协缴纳等额的调节费。尽管调节费政策出台之后,足协的公示注册球员名单中,前天海外援莫德斯特,国安的比埃拉和巴坎布,大连的卡拉斯科,都需要缴纳费用,不过足协从未有官方文件显示这几家俱乐部具体上缴了多少费用。

此前还有传闻称,在天海陷入困境的情况下,足协有意返还调节费,但这则消息随后没有了下文。而所有涉及到本土球员的转会,还未出现一起涉及超标的情况,换句话说,本土球员转会要不是自由身操作,要不转会费就被限制在2000万人民币以下。

但去年年底,中国足协新增了四大帽之后,加强了对各俱乐部的财务监管,而球员交换的新模式在这一次冬窗“生根发芽”恐怕也与调节费有关。恒大目前引进的年轻球员中,除了吴少聪之外,其余球员的转会费费用均为260万欧(即2000万人民币),刚好限制在调节费红线之下,也是与传闻吻合。

(BECK7)

相关阅读